您当前的位置:文化渊源

地坑院的命运

发布时间:2015-6-3 10:22:37

 

      生在土炕,活在土窑,土里打滚,地里刨食,最终又回归泥土。我敢说,没有哪个地方的人比住地坑院的人们与土感情更深厚,与地联系更密切。黄土上掘地而居,地坑院的百姓依偎土层积蓄的温热生存,和着大地深处的脉搏呼吸。

      地坑院的形成和其他建筑形式一样,得益于天时地利人和。天气干旱少雨、土质紧密坚实是地坑院得以成形的客观条件,人们生活的贫穷则是最为重要的原因。这苦涩无奈的缘由,借助了人们的聪明智慧和对土地的虔诚敬畏打造出了陕县独特的民居——地坑院。

      深六到七米的院子最接地气,院四周砌的拦马墙防止孩子和牲口跌落,院里的渗井解决了排水问题,碗口粗的马眼为人们运送粮食饲草提供了便捷,所有的一切都显得那么随意又和谐。千百年来,人们在这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木制的风门一响,一天苏醒了;火红的春联一贴,一年开始了。比树叶还绸密的日子,在辛勤劳作和精打细算中慢慢风化老去。多少个白天黑夜,人们听着风吹树叶簌簌作响,听着鸡鸣犬吠吵吵囔囔;多少个春夏秋冬,人们看着窑洞的墙皮剥落,看着崖头的炊烟飘散。地坑院是人们的根、人们的魂,自然和人融为一体。

      立崖上居高临下,居院里坐井观天。爬上来,是一片广阔天地;走下去,是一个独立王国。连接地上地下的是一道幽深的门洞。顺着台阶倾斜下行,拐个弯,眼前忽地一暗,紧走两步,推开哨门,又觉豁然开朗,别有洞天。院中心通常是一棵梨树,长得笔挺、枝叶葱茏,树下的豆角、黄瓜绿油油地馋人,西番莲、鸡冠花红艳艳地鲜亮。深入四壁上圆下方的窑洞井然有序排列,青砖砌的窑脸、彩漆描的木窗、红的黑的窗花,不事张扬,质朴中透着精致。擦得闪亮的锄头、斧头、锨,怡然自得靠在墙根晒太阳。这时会听到一孔窑里传出牛憨厚悠长的哞哞声,一条大黄狗从角落蹿出汪汪直叫,一只母鸡带着一群毛茸茸的小鸡唧唧唧唧列队而来。抬头向上望,一块切割方正的天空,晃过白的云,飞过不知名的鸟,或者洒落细细密密的雨,飘过纷纷扬扬的雪,宁静平和。地坑院凹在地下,内敛保守,自成一统。

      如果说地坑院是嵌在黄土塬上,那么这里的人们就是嵌在地坑院里。有人说地坑院是刻在大地上的四方印章,那么窑洞人家的喜怒哀愁就是这印章纵深的纹路。有人说地坑院是写在大地上的“回”字,那么居住在这里的人们就是黄土母亲声声呼唤的孩子。

      来源:陕县县委统战部